文章详情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港澳堵王到1 >
十一高速“堵”着过 自驾变“自虐”
* 来源 :http://www.675020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9-03-31 04:11 * 浏览 :

  今年的中秋国庆连在一起,形成史上最长黄金周,全国公路小客车免费通行政策首度实施更增添了节日气氛。自驾车外出旅游,成为多数人首选。但9月30日凌晨零时,汹涌而来的车流迅速淹没国内多条高速路,全国16省24条高速都在“堵”。根据交警部门不完全统计,京港澳高速公路黄金周期间日均车流量或达7万辆次,单日最高车流量可能直逼10万辆次,达到道路设计日流量的五倍以上。返程高峰也提早出现在10月6日早上,10月7日达到高峰。“国内收费站附近的高速路恐怕是全世界最长的停车场了吧?!”节假日出行首日,广东一车主发微博诉苦,称自己7个小时只走了87公里。更多车主哀嚎:“连广州都出不啦!”不少人在高速路上“堵”着就过完了今年的中秋节。从9月30日开始,至截稿的10月5日,本报记者多次上路,亲临现场,采访各方人员,直击中国高速首次免费后的情况。

  拥堵从9月30日零时便显露迹象,多个高速收费路口停满“候点”小车,尽管交通民警多番驱赶,但收效甚微。零时到来,各个收费路口迎来第一轮车流高峰。这一轮拥堵集中出现在收费路口,高速路则基本保持畅通。第二轮高峰从上午8时开始,省内多条高速路车流开始明显增加,部分收费口和部分路段出现拥堵,到中午12时达到顶峰,并一直持续到下午4时。随后车流开始减少,不过由于事故频发,行车依旧缓慢。

  9月30日上午10时,记者在华南快速番禺大桥入口见到,收费站开启所有闸口,并通过摆放栏杆和雪糕筒“借用”对向车道等方法,使得总闸口超过20个,车辆在短时间内取卡通过,没有造成压车现象。沿途北上,华南快速各个收费口拥堵并不严重。拥堵出现在太和站,即京珠高速起点,偌大的广场被车辆塞满。

  记者随即电话采访驱车回湖南的向先生。向先生是早上4时起床,5时出门,至10时,仍被堵在京珠南段上。向先生介绍,高速取卡不是造成拥堵最主要原因,事故才是。“一路看来,看到多起交通事故,最多是六连撞。”向先生告诉记者,他回老家550公里,平常仅需6.5个小时,此次共花13个小时,省了300元路费,“我宁可不省这些钱,堵在路上的烦躁难以用言语描述,我们就是在高速上过中秋的一批人。”

  9月30日,全省2.3万名交警取消休假,实行全天候24小时巡逻管控。省交管局统计,当天全省各级交警部门共出动警力9107人次,查处各类违章11941起。交警杨警官当天任务是在京珠路段巡逻,他介绍,每逢节假日京珠高速都会拥堵,今年免费后尤甚。在特别拥堵路段,他一路呼喊车辆下高速改走国道。“高速遇到堵车,最好就是下高速走国道。”杨警官说。

  9月30日,广深高速同样迎来最堵的一天。收费员黄丽接受采访时表示,并没有因为少了收钱找零的繁琐而轻松,“车流量太大,以往一天大概发2000张卡,现在一天6000张都不止”。收发卡也非想象中简单,黄丽介绍,流程规定,车辆进站,必须举手,微笑,致欢迎词,再发卡,“一天下来,嗓子都哑了”。唯一欣慰的是,长假值班加班费足额发放。

  同样加班的还有保洁人员。孙红军来自湖北,这个假期,选择坚守。9月30日,他工作量比以往多了3倍,“垃圾桶没一会儿就满了,不第一时间清理,连旁边都会堆满”。虽有抱怨,但孙红军也能理解车主乱丢垃圾,就近解决生理需求等一些逼于无奈的行为。在同一天,伍女士选择前往深圳游玩,令她所料未及的是,仅在虎门大桥,就堵了4个小时,车内有仅3岁的女儿,“大人能憋,小孩可不能憋”。伍女士和孙红军都认为高速服务区太少。

  拥堵一直持续到10月1日。10月2日,高速车流全面回落,广东省内高速绝大多数恢复畅通。车流全面涌向景区,北京故宫、江西庐山、陕西华山、山东泰山、福建鼓浪屿等,相继“沦陷”,庐山迎来“史上最大自驾游客流”。记者驱车行驶在机场高速、北二环、广清高速上,沿途未见拥堵,经过收费站没有任何滞留。

  值班交警邹警官表示,9月30日和10月1日是紧绷的两天,“今天终于可以稍缓一口气。”不过,一尾中特联准。邹警官估计,返程高峰会很快来到,因为去程拥堵给所有车主留下深刻印象,很大一部分人会选择提前返回。“到那时候,我们得全天候在岗”。

  10月2日到5日是高速保持畅通的3天。4日中午12时起,对符合免费政策的七座及以下小型客车不再发卡,直接抬杆放行。待免费期限结束后,在10月8日零时起恢复正常管理程序和收费模式。尽管不再发卡,各高速收费站依然派员值班。南沙快速路工作人员李阳表示,常有车主停车问路,收费员会给予及时准确的帮助。虽不发卡,值班人员仍有工作在身,计算通过车辆总数,为下一步统计做准备。

  我是十月一日从广州出发返长沙的,也许是9月30日的“大堵盛况”吓退了不少打算出行的人们,京珠高速出奇的顺畅,就像咱自家开的大马路一样,畅通无阻。我们为了防止堵车还特意在韶关订了酒店停留一晚,看来还真是多此一举了呢!不过,虽然车少,还是有心急的司机出了车祸,路上遇到两起,但万幸的是都不严重,因此堵塞也很快得到了解决。但是,路上随处可见的垃圾,仿佛让我们重现了昨日堵车的“盛况”。

  回程我们同样也是特别避开了返程高峰期6、7日,而是提前一点儿5日就返了。京珠高速上的车流量明显大了许多,且大货车都“出山”了,时不时占着超车道挪动,让人好不恼火。最郁闷的是,京珠高速株洲至郴州路段正在封闭施工,绕行了好长一段国道,才得以“回归正轨”。看来,只要选对时机,国家给咱享受的“便宜”还是挺到位的!(陈鑫欣)

  估计到了会堵,没想到那么堵!原本计划回老家吃午饭,结果连晚饭都没赶上,只好吃夜宵了。9月30日早上6时左右出门,晚上9时才回到老家,历时近15个小时——只是从广东回毗邻的福建,总里程才500公里,还是全程高速,全程平均时速不到35公里!

  此次回家探亲之路创造了多项纪录:除了历时最长,出发最早,还是最为艰苦的行程,当然,也是最省路费的一次。

  其实,记者回家的路程并不复杂:华南快速干线——广河高速——惠河高速——梅河高速——天汕高速。从华南快速干线刚上广河高速的状态还不错,虽然车流量比春节时多出近1倍,但至少是畅顺的,时速基本可以维持100公里,一个多小时(不到8时)跑出了100多公里,心中不禁窃喜:今天运气不错。但高兴得太早了:在距离广河高速石坝收费站不到10公里的时候,车流就开始慢下来,此后只能用龟速来形容。驶出石坝收费站已经接近2点钟,反正是动弹不得,广河高速变成了一个停车场——大家下来方便(一路上加油站根本没法进,排队长龙蜿蜒曲折),甚至有人打球!这还不是最堵的,从石坝广河高速转向惠河高速不到2公里的路程更为艰难,耗时近两小时,中间还有不少车小刮小碰,最终我被分流到国道上。

  国道也不轻松,路上也堵得一塌糊涂。在从国道绕过惠河高速上到梅河高速后,路程才算稍微畅顺,此时已经是傍晚6时多了,这时路程才刚刚过两百公里,接下来的路程还顺利,重新恢复到时速近90公里,但记者已经疲惫不堪了,也没地方吃午餐最后的一百公里精神恍惚地驾驶。正如石坝收费站时收费员说的,“这样堵车,真还不如不免费。”

  相关部门高速免费的出发点无疑是好的,实际效果没得到大多数人的赞同:起码记者并不认可,回家少收了200多元的过路费,但记者堵车时多耗费的汽油相当于可以行驶100公里,差不多是100多元,这还不算脑力、劳力之苦。与其这样,还不如直接降低收费标准,广东高速公路平均在0.6元/公里,几乎是全国最高的,还有很大的降价空间。(王灿彬)

  对于这次高速大堵车,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Freeman经济学教授、经济学家李稻葵认为:“价格是社会协调机制,高速免费等于动员大家‘123’一起上路堵车。今日中国,有车族不是最低收入层。真为了民生,为何不宣布长假高速涨价50%,所有增加收费分给100个贫困县,扶贫办学呢?”

  中国道路协会秘书长王丽梅:节假日小型客车免费通行高速是民意所在,目前政策的实施处在摸着石头过河的时期。任何政策都是一把双刃剑,大家应该理性看待问题,造成车辆拥堵的原因很多,不能把免费当成根本原因,因暂时的拥堵就呼吁取消是因噎废食。

  106.1广州交通电台的主持人“上汤靓面”:第一,本来就是“双节”,出行欲望和返乡诉求需要满足(免费与否都要出行);第二,确实有一部分人带着“尝鲜”心态,但终究不是为了省几十元钱去烧几百元的油!关键是,像美国一样,油费含路费里,哪里都免费高速,习以为常了,会集中出门么?

  车主王先生:节假日堵车不是免费的错,国家应该“细水长流”,不应节假日才免费。(文/邓莉、周伟力(署名除外) 图/邓莉、王灿彬)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